對長壽的修仙者而言,時間的流逝是很難感受到的,即使是季節變化,也只有回過神來才發現,又到了春分之時的程度,但也已經無法計算這究竟是生命中第幾個春分。

  「曾高!玄鳥發了英雄帖,你知道嗎!」高亢的嗓音打破了曾高的冥想,曾美拿著紙從窗戶跳進房內,跑到曾高面前直接解釋來龍去脈。「有一隻笨蛋玄鳥飛升大乘期失敗了,要大家拿毛給他好讓他得道成仙,幫過他的人就可以拿到回禮!我們立刻出發去諸陽橋吧!」

  看著興致勃勃的曾美用幼童姿態蹦蹦跳跳,曾高知道師父肯定非得到禮物不罷休,但他還是有些疑惑,「師父,妳為何要來通知我?徒兒對他人的修行並無興趣,想要回禮,妳自己去不就可以了嗎?」

  「諸陽城太遠了我懶得自己走!而且,」曾美站在桌子上一臉驕傲「我連現在我們在哪裡都不知道!」

  『啊啊,沒錯,這就是師父。』曾高想起了曾美是個能躺不坐,能坐不站四體不勤,事事需要別人服侍的人,只有逗貓棒才能讓她勉為其難動一動。

  曾高召喚了雲朵,讓曾美坐在自己的肩頭,一路騰雲去了諸陽橋。

 

  橋上一隻巨大而兇惡的玄鳥,看起來躁動不安。

  要面對面拿毛給他,恐怕需要無比的勇氣才行。曾高自己是不太在意,畢竟論修為,曾高也到了渡劫期,階段只比玄鳥低了些許而已。

  「師父,會怕嗎?」曾高從雲上俯瞰,思考著是否要先把曾美放到遠處。

  「你跟我一起,我躲在你背後就好了!」曾美在頭上搓了幾下,手上一把自已的貓毛。

  曾高領命,降下雲朵,直飛至玄鳥面前,但就在即將降落時,曾美卻出爪抓住他的肩膀尖叫「啊啊啊太近了~~~停停停停停停-----」曾美一邊尖叫喊停,一邊把毛丟向玄鳥。理所當然地,一陣風就將貓毛全數吹走,玄鳥驚愕看著面前兩人,眼睛瞪得渾圓,嘴巴越張越大,眼看著他即將爆發怒火,曾高直接使用瞬移將兩人傳送至遠處的街道上。

  「師父,不如我代替您去吧?」曾高站在街上,肩上還扛著嚇壞的曾美,而曾美的爪子還嵌在他的肉裡。

  「不行!你要是沒收禮怎麼辦?要是給不夠多怎麼辦?」曾美緩緩收了指甲,又在頭上搓了搓,將一把毛捏在手裡揉成球。「這一次拿這團毛球砸他吧!」

  看曾美這麼堅持,曾高只好奉命行事。

 

  這一次投進了玄鳥的手中,但玄鳥認出了他們,不屑地把毛球丟到一旁,「你們這兩個娃崽子,修為這麼低的毛球對我有甚用!滾!」

  在玄鳥開始原地轉圈跺腳,一副準備攻擊的時候,曾高只好又帶著曾美逃跑了。

  「師父,畢竟是要飛升大乘,我們還是算了吧?」曾高拍拍肩上曾美的腿,卻發現她正連連作嘔,「師父?妳被嚇到了嗎?要不要等等替妳收驚?」

  「不用,」曾美終於吐了出來,用手承接著一團穢物,而胃酸等等的汁液沿著曾高的臉頰流向地面。
  「可惡的小王八鳥鳥...這樣欺負到我頭上來了!我要拿這團毛球丟他,這團球卡在我胃裡總有沾染到我的靈力了吧,就讓他的飛升好好受我曾美大人的恩情吧!!!」

  曾高覺得這樣太較真了,別說收回禮,曾美自己付出得也算得上大手筆了。

  是的,他沒有考慮到噁心之類的問題。

  「那我也來幫妳加上一點吧。」曾高取了幾片竹葉,將那團穢物包好,附上了一點點修為,帶著曾美重新啟程。

 

  這一次準確地投進了玄鳥的嘴裡。

  玄鳥安靜了下來,更正確地說,是倒地昏迷了。

 

  「看著吧!玄鳥!就算你沒飛升也讓我毒死你這小王八鳥鳥!!!哈哈哈哈哈哈!!!!!」曾美看著倒地的玄鳥非常高興,又笑又叫地,還拍打著曾高,「好了!咱們回去吧!走吧!打倒了玄鳥囉!」

 

  不是為了拿回禮才來走這一趟的嗎?曾高想著,但沒說出口,順著師父的意思飛回了山中。 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雖然在金髮和黑毛之間想選擇金髮,但是鎮長拜託的任務又麻煩又危險,還不如留在鎮上打打怪物輕鬆,再加上身邊這個夥伴不會游泳,為了避免出師未捷身先死,還是決定接受旅人的委託。

 

在路上閒晃的時候看到一個台客腿毛坐在曾率家門前抽菸。

 

「欸雷瓦,他是不是曾率的朋友啊?」曾美和雷瓦躲在暗處竊竊私語。

「看不出來耶,既然是下巴可能就是吧。」雷瓦看看周圍找尋曾率的身影。

「那我們能殺他嗎?搞不好曾率被他吃了?」

「應該應該不會吧?」

 

就在兩人指指點點對方的時候,曾美覺得背上癢癢的。

「欸雷瓦,我背癢癢,幫我抓抓。」

「這種事也要找我!?妳能不能更懶一點!」說歸說手還是不由自主地伸出來。

「我手短嘛,拜託~」曾美依然盯著前方的台客下巴,觀察他如何用腳點火。

雷瓦手伸到曾美背上,一邊咕噥「妳變回大人也不會自己抓哪裡

 

話沒說完,因為他摸到了奇怪的東西,有點堅硬,還有一點毛。

順勢回頭看,一看不得了,雷瓦抓到的是紅火的手。

 

那是他們兩人越級打怪失敗的紅火。

 

殘存著的恐怖記憶與不期而遇的驚嚇,讓雷瓦發出了連聲尖叫,驚動了台客下巴和屋裡的曾率,感染了他們的恐懼神經,一時間亂哄哄,滿是男人們的尖叫聲。

 

曾美冷靜地塞了一顆定時炸彈進雷瓦和紅火的手中,以爆炸聲和火光蓋過了鬼吼鬼叫聲。

 

--重生點──

 

「我們會為了這個任務死幾次?」

「有差嗎?」

 

就這樣,雷瓦與曾美為了旅人的小石頭,進行了數次捨命保護村民的行動。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沙漠在晚上會迅速降溫,在全島籠罩在冰天選地的季節裡,更顯得寒冷。

偏偏就是得在這樣的環境中,才能進入未知的地城,而這一切只為了滿足某人的好奇心。

 

「天啊~好冷啊!」坐在雷瓦背上的曾美喊出了心中最想喊的話。

 

在月光照耀下,地層在一片震動中漸漸隆起,飛砂走石間,一座城出現了。

 

「哇這真壯觀

GO!雷瓦GO!快去看看裡面有甚麼!」

「裡面不就是魔法陣嗎

「這種地方一定是要保護財寶啊!快走~~」

 

被使喚的狐狸少年只好邁開雙步,在一面風沙飛揚間,消失在大門深處。

 

 

途中經歷了被打擾睡眠而起床氣的下巴踢傷、被命令從揹著曾美改成公主抱曾美

被強迫對戰,結果還得再等退回去不高興的曾美重新走回來,耽誤不少時間、最後曾美還頭髮變得黑黃交錯而粗糙,下巴還長滿了粉刺活像鬍子一般種種事件,才順利抵達了終點。

 

「果然有寶箱欸!」曾美立刻從雷瓦身上跳下,飛奔過去。

受曾美彈跳後坐力影響,雷瓦有點踉蹌,卻還是很負責任地尋找魔法陣,努力達成任務。

 

至於曾美花了多久才打開寶箱,而裡面又是甚麼,然後又如何離開地城的,都事後話了。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題目是在夏天穿冬裝,近日狀態非常不好的我已經起肖囉!

最後一期的雜誌,我還是拚死參與了^q^...

 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由於懶散,曾美對於跟人排隊買衣服這種事一直興趣缺缺,即使雷瓦老早就換回了以前的衣服,她也並不被打動,仍舊穿著行動便利的新手裝到處給人製造麻煩。 

直到聽說莉娜莉即將結束長達一個月的駐點服務,曾美才終於決定要搶搭末班車,當當拖延莉娜莉下班的奧客。

初秋的夜晚,已有些許涼意,曾美漫不經心地翻看成衣,選的淨是成年女人的衣服,也不管莉娜莉的冷眼,挑挑揀揀地把所有衣服嫌棄了一遍。

 

「妳看這些衣服做甚麼?又不能穿,」雷瓦有點不耐煩地隨手拿了一件蕾絲公主童裝套在曾美身上,「這件感覺還不錯,妳穿白色也好看。」 

「你就這麼想看我恢復身體後爆衣嗎?色狐狸。」曾美粗魯地脫掉優雅的童裝,險些撕裂了衣服。 

「一直這麼小也不錯啦。」

「哼,這樣你就不用給我吃太多東西齁。」 

 

「咳,」在兩人爭吵中,武器商人緩緩開口「……如果身體是變形蟲的話,也可以做有魔法的衣服,就算變成史萊姆也可以穿哦。」

 「哦,早說嘛,害我想說我要一直穿新手裝直到力量恢復呢!」曾美沒把對方不客氣的言語放在心上,爽快放下手上的東西,跳上莉娜莉的皮箱,「那我要訂做那種的,而且我要特別設計!」 

曾美抄了紙筆,詳細地把記憶中嚮往的異國服飾向莉娜莉講解。

大概過了一世紀那麼久,武器商人不耐地做出總結:「總之,就是超長的紗布跟露肚臍裝對吧,這麼麻煩的穿著跟妳一點也不搭。」 

「不用妳操心,接下來還有武器呢,聽說妳的武器可以內含魔法,所以對那個我也有點想法,就是……」 

 

看樣子,莉娜莉今晚肯定是要加班了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附錄:拿到新衣服歡喜變身給莉娜莉看的曾美。誇口可以變回美女,卻只能變成貓。

 

 

附錄二:設定圖。

 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自從鎮長發布了新任務後,森林口變多了許多面色凝重的人,一臉注定慘敗地徘徊著,無法下定決心行動。

「會看透內心,找出弱點伺機攻擊的魅魔嗎?」
曾美獨自一人走進森林,腳步輕快「真想知道我最重要的人是誰吶~」

雖然不知道會看見甚麼,但為了保全自己的隱私,特意屏除雷瓦的曾美,心情尚稱輕鬆。

「如果能夠變成美味豐盛的肉全餐,那就太棒了!」想來想去這好像是目前最渴望的東西吧,而且似乎只要把它吃了就算打敗它,即使那個魔法道具會卡在喉嚨,這感覺還是挺不錯的。

一邊哼著小調一邊前進,終於在一棵連根樹下遇到了人。

「曾美,」柔和的聲音叫喚著,「妳還是這麼可愛!」
那人站在樹的陰影中,有些許光點灑落在他的身上,穿著金黃色的龍袍,頭髮梳得整齊,鬍子修得有型,一時間讓曾美目眩神迷,關於此人的記憶忽然變得鮮明。

他是養過曾美的某個人類首領,跟著他混的時候,每天吃的是新鮮食材煮成的食物,穿的是上等的綾羅綢緞,住得豪華大屋,睡得冬暖爐夏涼席,沒事還會陪曾美玩.....直到他被衝進來的盔甲武士抓走為止。

他的容貌,曾美有種陌生卻又懷念的情緒,雖然第一時間覺得眼前人就是自己所認為的那個人,但多看了幾眼卻又有些不確定,他是那麼不俊美,皮膚有些暗沉粗糙,目光雖然炯炯有神,卻多了分奸險,不若心中期待的完美形象。

正當思考著,忽然對方的身體變了形,身高瞬間縮水,頭髮長長,眼睛睜大,連衣著也由黃變紅,變成了一個水汪汪的女人。

「美美!」那個女人眼眶含著淚,伸出手叫著,「沒想到還能見到妳!」

這個女人小時候把流浪的曾美帶回家,直到她出嫁才分開,一起生活了十年左右。
在女人的成長過程中,曾美始終陪伴左右,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玩耍一起學習,曾經曾美以為自己也會成為一個有教養的小姐,頗認真學了一套規矩,也弄熟了變身成貓或是人形的能力,準備與女人一輩子進行優雅的較量,卻沒料到女人竟然嫁了人,偶爾回娘家,目光總在小孩身上,她們的緣分自此完結。

想到這裡,曾美不知如何看待這句久別重逢的吶喊。但不容她多想,女人的身體又開始變形,這次又變高長壯了,看起來是一個胖廚師。

「來,今天晚餐吃牛排好不好!」

胖廚師講完這句台詞,身體又開始變形,成了一個衣著破舊的日本武士。

「我的命朝不保夕,但在死之前,讓我們在一起吧?」

忽而又成了胖胖的小弟弟,「可愛的貓貓!」
接下來是一隻純黑色的貓,站在原地喵喵叫。

在這不斷變換形體的過程中,曾美忍不住從四次元包包拿出雷瓦做的小藤椅和肉乾,開始悠哉看起戲來。

魅魔仍然無法固定形態:一個染滿鮮血的醫生、金髮藍眼的紳士、挺拔的軍人、男人、女人、小孩…….

如同走馬燈一般,曾美感覺自己的人生經歷彷彿被魅魔翻了個遍,那些曾經深刻卻被淡忘的片段,一點一點地被強制回顧。但曾美就只是旁觀著,內心甚至不起波瀾,愛也愛過,痛也痛過,過去都已過去,這麼多的人,現在無一留在自己身邊。久遠的時間不僅埋葬了短暫的生命,也風乾了情感。

忽然想起雷瓦,雖然在自己漫長人生中只占一小部分,但以質量而言,在這些人中已可稱得上前幾名了,最重要的是,他正是現在陪在自己身邊的人。

同一時刻,魅魔的形體終於暫時固定了下來,呈現出雷瓦的樣貌。

「阿美,今天去打紅火好了?他有加敏捷欸!」偽雷瓦拿著不知哪來的怪物圖鑑,慢慢踱過來。
「好啊,但也要先吃飽,有帶供品給我嗎?」自然而然就回了話,曾美自己也有點意外。
「齁,有啦!我看看…」偽雷瓦滿臉不甘願卻翻翻包包,找出了一隻烤雞。
「不先生個火加熱一下嗎?」既然已經玩起來,曾美決定繼續演,順利的話說不定還能揩個油。
「嘖,撿柴火很累耶!真受不了妳!」偽雷瓦把烤雞收回包包,開始到處收集枯樹枝。
「我喜歡看你一邊跳舞翻跟斗一邊撿樹枝!」
「妳!!妳把我當甚麼!!」說歸說,魅魔還是盡責地扮演雷瓦,認命彈跳著。

看著努力的魅魔,曾美的心思也不免飄盪了起來──超過千年的貓生,遇過的人不少,歡笑與淚水記得都曾有過,但就像塵封的老照片,被灰塵掩蓋之餘,畫面也早已糊成一團,至今已分不清哪些是回憶,哪些是夢境了。早就已經開始活在當下的生活,藉由魅魔,忽然瞭解到現在的自己已經被雷瓦寵得白白胖胖,五體不動。對方又比自己年輕,或許壽命比自己還長,這種愜意的生活,也許可以持續到自己離世的那天?

隨著這個念頭,寧靜的心湖,像是有魚兒躍出水面帶出漣漪一般,瞬間悸動了一下。

也沒有注意到偽雷瓦是何時累倒在地上喘息的,等到曾美從內心小世界醒來,已經只剩下鎮長所說的道具掉在地上,魅魔已經沒了蹤影。

撿起道具的曾美原本還擔心有詐,但環顧四周確定魅魔真的已經消失後,不禁感嘆了一聲「究竟是我太強沒破綻還是魅魔太傻啊?」,一邊就近找了個地方自殺,回重生點交任務去了。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親愛的媽媽: 

即將要期末考了,這是這學年最後的盛事,圖書館從沒有塞滿這麼多人過,館外,隨處都可以看到有人在練習魔法,大家都拚命努力地想要證明自己一年來的成長,在這種時刻,我忽然有一種與大家並肩作戰的感覺。 

總共有八科,考的題目多又複雜,想要達到高分需要很多時間準備與練習,但又不能影響到睡眠和運動,雖然要兼顧很難,但時間安排對我來說已經不成問題,只是要讓時間花費得有價值。 

媽媽,不瞞您說,我對背誦科目實在不行,當故事看很有趣,但要我背下來真的很辛苦。賽理絲對這塊好像很拿手,當我還在埋首苦讀時,她卻已經能洋洋灑灑寫滿幾張羊皮紙,還能隨口說出每個年代的名人事蹟,絲毫不含糊。每當她露出滿意的眼神,我就心裡扎根刺似的,恨不得能把書上的東西全塞進腦袋裡跟她比較比較。 

但賽理絲跟我專長相反,文科我得很努力才能追上她的程度,但實作的科目,則是換她勉強才能達成我輕鬆做到的成果。

例如練習飛行的時候,原本只是並肩飛行,要繞球場一圈,但實在是太無趣了,我就故意在她身邊忽快忽慢、忽上忽下、忽前忽後地飛,本來還想試試360度翻轉,但因為一邊翻轉還要一邊扮鬼臉嘲笑她,差點重心不穩要摔下來,幸好我立刻轉回正常姿勢,假裝沒事繼續飛,而賽理絲光是在我的干擾下好好飛行就用掉所有注意力了,所以也沒發現我出糗,真是好險! 

寫到這裡,我要再去跟賽理絲一起研究學科部分了,不得不說雖然很多部分我們意見相左,老是為了誰對誰錯而爭執(有時候查了教科書多研究一下還會發現我們兩個都錯),不過我們某些價值觀相同,在這種前提下,這些爭執都算是更加增進學問的討論罷了,還頗有助於記住正確答案的,所以我,不會輸給她的!

 

愛妳而且馬上可以回到妳身邊的

可莉卡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天才Q&A】益智節目 普通通告

✿ 工作內容:
由丁一刀、佐八共同主持,HBS公司出資拍攝的益智節目 ,需要大量助理主持以及現場參賽來賓,你要來參加嗎?
✿ 完成獎勵:人氣+?(擲1個BZ決定),口才+5
✿ 通告期限:2015-6-30, 23:59:59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和阿靈合圖

 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正面:愛人類/背面:妖怪

 

文章標籤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