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在金髮和黑毛之間想選擇金髮,但是鎮長拜託的任務又麻煩又危險,還不如留在鎮上打打怪物輕鬆,再加上身邊這個夥伴不會游泳,為了避免出師未捷身先死,還是決定接受旅人的委託。

 

在路上閒晃的時候看到一個台客腿毛坐在曾率家門前抽菸。

 

「欸雷瓦,他是不是曾率的朋友啊?」曾美和雷瓦躲在暗處竊竊私語。

「看不出來耶,既然是下巴可能就是吧。」雷瓦看看周圍找尋曾率的身影。

「那我們能殺他嗎?搞不好曾率被他吃了?」

「應該應該不會吧?」

 

就在兩人指指點點對方的時候,曾美覺得背上癢癢的。

「欸雷瓦,我背癢癢,幫我抓抓。」

「這種事也要找我!?妳能不能更懶一點!」說歸說手還是不由自主地伸出來。

「我手短嘛,拜託~」曾美依然盯著前方的台客下巴,觀察他如何用腳點火。

雷瓦手伸到曾美背上,一邊咕噥「妳變回大人也不會自己抓哪裡

 

話沒說完,因為他摸到了奇怪的東西,有點堅硬,還有一點毛。

順勢回頭看,一看不得了,雷瓦抓到的是紅火的手。

 

那是他們兩人越級打怪失敗的紅火。

 

殘存著的恐怖記憶與不期而遇的驚嚇,讓雷瓦發出了連聲尖叫,驚動了台客下巴和屋裡的曾率,感染了他們的恐懼神經,一時間亂哄哄,滿是男人們的尖叫聲。

 

曾美冷靜地塞了一顆定時炸彈進雷瓦和紅火的手中,以爆炸聲和火光蓋過了鬼吼鬼叫聲。

 

--重生點──

 

「我們會為了這個任務死幾次?」

「有差嗎?」

 

就這樣,雷瓦與曾美為了旅人的小石頭,進行了數次捨命保護村民的行動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夏日暖流

夏生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